返回 全本小说 首页

简介: 他的口头禅一直都是她死了最好。 可当她躺在浴缸里,血淋淋地取出一对双胞胎后死了,他的一颗心也碎了。

简介: 五年后重逢,周夜白恨极了秦薇,却又爱极了她。白天,他是她冷酷无情的上司;夜里,他化身神秘面具男,把她压在身下狠狠地索取……

简介: 他的口头禅一直都是她死了最好。 可当她躺在浴缸里,血淋淋地取出一对双胞胎后死了,他的一颗心也碎了。

简介: 赵铁柱的儿子被村长撞死,为了报复,他把老婆拱手送给了村里的光棍陈壮,引诱陈壮加入自己的复仇大计,却不料,从此掀起了一场复杂的乡村虐恋……

简介: 一直暗恋的表姑结婚了,新郎不是自己 幡然醒悟的吴荣发现,世界那么大,女人那么多,何必单恋一枝花,嫂子,隔壁的陈寡妇…… 喂,婶婶,按摩推拿了解一下,手法一流,保准让你满意……

简介: 她不过现世一名女警,却阴差阳错的穿越古国,重生在了一位同姓名的姑娘身体里,她名叫艾瑞霞,她是金凤国使人闻风丧胆的女杀手。  她身受重伤,被他所救,他对她日久生情。  怎耐她患上失忆,当得知自己杀手身..

简介: 老公偷人就算了,还尼玛偷的是男人!士可杀不可辱,所以我也光荣的出轨了,而且还是在三万英尺的高空上。殊不知激情过后,才发现偷情对象我居然还认识,这下乌龙大了,而且这个男人似乎还甩不掉了……

简介: 妇科男医生的震惊故事!!

简介: 赵铁柱的儿子被村长撞死,为了报复,他把老婆拱手送给了村里的光棍陈壮,引诱陈壮加入自己的复仇大计,却不料,从此掀起了一场复杂的乡村虐恋……

简介: 我在最美的年华走了条最不堪的路,我以为这不过是人生的一段插曲,可以抹去。而当我准备回头时,才发现整个世界都在拒绝我。 我不信邪,不信命,却在遍体鳞伤时信了他。他说:“欢颜,只要我还在,你就不会倒下!”

简介: 直到现在,裴念,还是北城这座城市人们所津津乐道的名字。 人人都知道,裴家大小姐,卑劣下作,无恶不作,不折手段,几乎牵涉了所有肮脏不堪的名词。 四年前,她设计上了陆绍庭的床,两人衣衫不整的在众人面前醒来,终于成功拆散了北城人人艳羡的金童玉女,嫁入陆家。 裴家倒台,父亲跳楼自杀,母亲殉情追随,她更是被他亲手送入监狱。 四年后,当她结束了牢狱之灾,重回北城时,他早已经和他所爱的人结婚,生子。 她不过是想要见她的孩子一面,他却处处刁难: “裴念,想见孩子可以,你知道该怎么做的……”他拿起她的手放在他的皮带上,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肌肤上,“做一次,就见一面。” 为一根香蕉,我们分手了!

简介: 她,是在婚礼之日被未婚夫当众抛弃的私生女姜南希。 他,是尊贵优雅的大人物霍辰勋。 原本以为她和他的人生永远不会有任何的交集,然而谁也没有想到…… 纤瘦玲珑的女人指着报纸头条上大版面的霍辰勋向神秘女子求婚的消息,环住男人精装的腰肢,“说,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从见到你第一面开始。” 姜南希皱眉,“那次婚礼?” 谁知道男人摇着头狡黠一笑,铺天盖地的便吻了下来,“比那还早。” 个想和你过一辈子的男人,是这样子的!

简介: “我们霍家不是你这种货色的女人可以进门的。” 五年前,霍司承的妈妈在学校里,指着她的鼻子说下这句话时,楚千千以为,她和霍司承从此不会再有任何交际。 可,当老公出轨,家人双双住院,他再次出现,将她从最绝望的深渊拉回。 只是这一次他说,“楚千千,你别忘了,我们只是金钱的交易。” 楚千千以为,他们这次的关系,始于金钱,止于时间。

简介: 六年前,因一场误会,梁熙与自己暗恋已久的男人一夜缠情。六年后,男人因为想羞辱她而娶了她,她却因为爱他而嫁给他。 无数次的卑微,只换来越来越多的屈辱。 梁熙终于意识到,这不是她想要的爱情。 当她转身离开,他才恍然发现,原来,他早已爱她入骨。 他发誓,他一定要追她回来,宠她一生一世。

简介: 后妈策划着将她嫁给四十岁的老男人商业联姻,她手忙脚乱的在大街上抓住一个男人:“你敢跟我结婚吗?”恰好被女友放鸽子的景沥渊薄唇一抿:“正好,今天我带了户口簿,登记去。”二十三岁的殷笑笑就这样迅雷不及掩耳的和只见过两次面的男人闪婚了。产后。婆婆送了殷笑笑一个煮蛋器,告诉她每天都要吃一个蛋,补充蛋白质,景沥渊正好路过,正经脸道:“老婆,你不是每天都吃吗,还不止一个。”殷笑笑呆愣片刻,涨红了脸:“流……流氓!”景沥渊凤眼微挑:“我说了什么吗?”

简介: 结婚那天,我被诬陷为不孕不育,同父异母的妹妹顺理成章的爬上未婚夫的床,将我扫地出门。刚刚海归的男人却将我拖进房车,撕烂我的婚纱,夺走了我的纯洁。他说:“我做了,我负责,娶你为妻,帮你报仇,将欺负过你的人,全都虐成渣!”而你,只需要付一点点的利息。后来,我才知道,他没说出口的话,是夜夜将我缠上床,生剥(衣)活吃(肉)…

简介: “我们霍家不是你这种货色的女人可以进门的。” 五年前,霍司承的妈妈在学校里,指着她的鼻子说下这句话时,楚千千以为,她和霍司承从此不会再有任何交际。 可,当老公出轨,家人双双住院,他再次出现,将她从最绝望的深渊拉回。 只是这一次他说,“楚千千,你别忘了,我们只是金钱的交易。” 楚千千以为,他们这次的关系,始于金钱,止于时间。 却不知道,在她七年前第一次提着沉重的行李箱踏入大学校门,男孩的自行车不小心撞过来时,他们的就注定要纠缠一辈子。

[下页]